FC2ブログ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明,景泰八年正月十七
“走吧。”朱祁镇松开钱氏的手,跨出了窄门。外面色的天幕沉沉的压下来,火光映亮了脚前的砖地,空空的夜里只有朝靴踏在青砖上,低下头却只看到身侧影影绰绰的杂色文绮。他听到窸窣杂乱的声音――是钱氏,他那既瞎且瘸的妻子。他略怔了一下,仿佛想要停下,却反而加紧了步子握紧拳头,然后又慢慢放缓了脚步,一如寻常。
三百七十五步,不,大概是两千七百五十五步。朱祁镇走过南宫的墙外,残墙向他张开巨大的缺口,撕扯开他的人生,贪婪地吞咽下他的生命,细细咀嚼着他两千五百五十五日的时光。“上皇,”徐有贞不安地跺着脚,“上皇……”“走吧,东华门。”冷冷的目光浮过绯的、青的袍服,他回头望向残壁:秃颓的院子泛着青光,冰凉的水磨石上是杂乱的火光。那时乘凉的树,原来,已经不在了。那时,原来已经不在了。他轻嗤一声,松了拳头,展开手掌。
明,景泰八年正月十七寅时
东华门外一片死寂,它如同吞噬了声音的巨兽,窥视一片夜色荒凉。所有人都仿佛被扼住了咽喉,僵立着,被抽空了声音。他们进不了门,没有哪个守军会在四更放入来历不明的军士,他们亦无法回去,从来没有政变的失败者存活的先例。朱祁镇立在东华门前,他想伸手去触,却被这门压住不得动弹;他想大喊,却被这门阻住了呼吸;他想冲进去,就像他被俘异乡无数次想的那样,冲回家去;他又想逃开,这一刻太可怕,门的后面他那个曾经亲切温和的弟弟随时会让他人头落地……他想哭,却觉得该笑,他想笑,却又觉得泪仿佛就要下来。
八年前,22岁的大明皇帝朱祁镇锦衣白马从这里出征,八年后,30岁的太上皇朱祁镇在这里逃亡。
30岁的朱祁镇迈开了脚步,如同用嘶哑的喉咙歌唱,无视苍茫的静寂,他走向东华门。他从这里离开,千里之外,师傅的欺骗,大臣的惨死,二十万大军的覆灭。一年的瓦剌流离,他的皇后哭瞎了双眼,七年的南宫囚禁,那细白的柔荑已满是老茧。他走向东华门。就在这门里,他温和宽厚的弟弟,让他滞留塞外,让他沦为囚徒,杀掉了他聊天的那个老人,砍去了他带着妻子乘凉的树阴。他走向东华门,那扇门,那扇门,那扇夺走了他的天下,他的权力,他的朋友,他的光阴,他的弟弟的东华门。
他走向那里,他想了七年、盼了七年、等了七年的弟弟,
温文俊雅的弟弟,敦厚温良的弟弟,让他去死的弟弟,
弟弟,他的弟弟。
---朱祁钰
朱祁钰!
他的弟弟……
朱祁镇攥紧拳头,举起右手,拼尽一生,八年的光阴重重地捶打着城门,七年瞬间在肺里炸开,迸出涕泪满面:“吾太上皇也!”


搭配BGM食用风味更佳:BGM:S.E.N.S. 故宫的记忆

其实。。。这是俺的语文作业= =|||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221bstbaker.blog25.fc2.com/tb.php/79-64c5a0e1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